高品质文库网

中论学习笔记整理稿第2品-雪歌仁波切讲授
收录时间:2022-11-25 23:01:55  浏览:1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 中观根本慧论 第二观去来品 龙树菩萨造论 雪歌仁波切讲授 张福成译师翻译 随行善慧释通慈自学笔记整理文稿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 因慈悲心说此法 破除一切有空见 号称瞿昙氏圣族 向您致以崇高礼 中观根本慧论 结尾礼赞偈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3 中观根本慧论 开首礼赞偈 不生亦不灭 不常亦不断 不一亦不异 不来亦不去 能说是因缘 善灭诸戏论 我稽首礼佛 诸说中第一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4 此前诸支分 佛为智慧说 故欲息苦者 当启空性慧 入菩萨行论智慧九品首偈 等 空 颂 二圣六庄严赞 悲智忆念无量诸有情 三大祗劫成就二资粮 五浊娑婆无上功德田 释迦如来尊足下顶礼 般若空慧如实善观照 勤奋精进荣获妙吉祥 能仁第二名闻普世间 圣者龙树尊足下顶礼 龙树心子圆满具功德 破邪显正广摄有缘人 愿离有海普示解脱道 圣者圣天尊足下顶礼 清净智慧说法昊日月 遍一切处无量最胜智 彰显圣教如日虚空住 圣者无著尊足下顶礼 九九经函胸中深执持 慧力盈满郁郁润法身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5 智者第二娑婆善称扬 圣者世亲尊足下顶礼 清净洁白极遍智尊贵 荷担家业功德焕荣光 金刚焰尽摧稠林邪见 圣者陈那尊足下顶礼 论证慧剑外道莫能籞 赫赫声名威德震三界 法幢殊胜慧日破诸暗 圣者法称尊足下顶礼 安忍寂静自居律仪海 十万戒经蛇冠昱德昭 解脱如意宝饰顶庄严 功德释迦尊足下顶礼 世尊传承深广二车轨 福智普显善道示众生 曒然世界二圣六庄严 一切时中至诚稽首礼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6 宗喀巴***祈祷颂 穆则玛 祈请之王 产生一切成就金刚持 无缘慈悲大海*** 无障智慧总主文殊师 破除一切邪魔密藏主 雪域圣哲之首宗喀巴 三宝总汇上师真佛陀 用身言意敬奉作祈求 加持自他成熟得解脱 赐予共与不共诸成就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7 追求名利之类今生事 求己安乐之心均抛弃 为众着想高尚***心 时刻与我相伴请加持 宗***生平偈赞 克珠杰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8 缘 起 缘 起 就像在寒冷孤独饥饿的黑暗旷野 一只流浪的野狗突然遇到一块温 热喷香多汁多肉的大骨头 必然不顾一切狂扑过去 死死咬住绝不松口 如我的众生真实写照诚如颂曰 六道亲母诸有情 在此三界牢狱中 烦恼枷锁紧系缚 恶业暴风猛吹伏 苦箭如雨降损害 独自流浪苦荒野 在寻求挣扎中遇到仁波切真诚利他的大悲专业讲授 历时四年 不 可不谓具悲心无疲厌的善巧者 实为答疑解惑开解心中谜团 在层层迷 雾中欢喜的看到光明的未来 多么令人振奋啊 仁波切具有穿透力的悲心令我深深陷入留恋永不出离 我 默默感 受着他的悲力 一种哀悲从我心里生起并融合 真的不想离开他 想融 化在他的这种力量当中并就此消融 他 钻到你的心里为你解答疑惑 并随顺善巧引导安慰 但疯子总 是不能和医生相应配合 智悲双具的他会呵斥 但从不会远离舍弃 在仁波切的善巧悲心流露讲解中 由于我的质劣愚钝不能理解 对 所学习的记录文稿做了删减和稍许的整理 目的为了浅慧的自己明了快 速的学习 和重复学习时逐渐抓住要点 难点而做了改动 故合掌恳请 有缘共学此论***大德取舍明辨 或依原稿抉择 此中凡有错处自当承担忏悔 若有正确少许功德咸归恩师 如有意 共学携手并进者 并愿随行善慧圣教而行者 可联系微信 15208685280 或 QQ 534383625 我们一起努力学修互助 就如 ***道次广论 中暇满之他圆满第五条 有具悲悯者布施提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9 供衣食资具 故而修学佛法 整理文稿顺缘得以具足 当再再合掌感恩 并以此功德回向具悲悯者善愿速成 早证*** 一切顺缘悉得具足 所 有恶缘逆缘全部消灭 最后 愚僧形象通慈合掌稽首劝请过往善男信女都能沉心入学智 慧之学 佛法中观正见 并合掌祈愿祈求 佛陀利众事业之中 言教事业最为重要 更重要者宣教缘起 智者以此纪念佛陀 步佛后尘出世为僧 研习经教不算差劲 修相应行一介比丘 以此对佛略表孝敬 我今有幸蒙师指引 获得人天导师圣教 此善回向一切众生 遇善知识赐教指引 但愿圣教与世长存 不受邪见歪风侵扰 真正领会圣教本质 对佛理信充满大地 宣扬依缘存在之理 这一无比优越教义 世世代代愿以生命 维护奉行绝不松弛 伟大佛祖历经艰辛 潜心所修法中精粹 如何使其发扬广大 日夜思考以尽天年 纯真无邪奉此法者 梵天帝释护世诸神 黑善天等一切*** 形影不离永远护持 2015 元月30 日于滨江花园703A 随行善慧释通慈合掌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0 中观根本慧论 第二观去来品 第一品到第二品中间的段落讲了八大难处 第一品讲的是抉择法无我 第二品讲的就是抉择补特伽罗无我 从实修的次第来讲 首先要闻思补特伽罗无我之后 才进行闻思 法无我 从困难的程度来看 法无我是更加困难 而且法无我的意义比起 补特伽罗无我而言还要更加广大 针对下宗义的辩论 争论的主要内容都是放在法无我这个部分展 开 因为辩论的主题重点是在法无我这个部分 因此怙主龙树菩萨为 了针对下宗义的主张 把它破除掉之故来写 中观根本慧论 讨论 的重点就是法无我 所以先说明法无我 其次 困难的法无我部分放在前面 若把这困难的部分了解了 当然容易的部分也就轻松地可以了解了 第二品是 观去来品 去来就是指补特伽罗的来跟去 观去来品是讨论没有来跟去的问题 要讲的是来跟去在施设义上 面寻找不到 或者这样讲 圣者等至本质上面没有 这两个是同义词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1 了 等至就是 平等放置在对境空性上 在空性上专一安住入定的这 个心 就是圣者现证空性时候的内心 叫作圣者的等至本质 在圣者 的等至本质现证空性的这个心上面没有 看不到 那就是没有了 等 于说在施设义上面去寻找 去分析 也找不到 了不可得 所以这是 一个同义词 因此把它称之为 无来去 不是说没有一般的来去 观去来品的去 来是 从上辈子来到这辈子 从这辈子去到下辈 子 关于这个部分在施设义上面可以找得到的这个想法要把他破除 掉 在字面上去解释 在路上走来走去这也是来去 从这个来去把它 破除掉 在马路上走来跟去这个部分把它破除掉 就等于是把从上辈 子来到这辈子 从这辈子去到下辈子的那个来去也破除掉了 所以第二品要讲的是路上的行走 来来去去这个问题作分析研 究 如果说讨论到前辈子下辈子 那这时间非常久远了 以这个当例 子来作解释没有那么方便 既然是来跟去的问题 那在马路上行走 来跟去一样 从路上行走的来去讨论 从这个方面的分析把他破除掉 在路上来来去去 如果说他的施设义可以得到是什么样子 如何 把他破除掉 这就是第二品要讨论的问题 来去本身可以分成 行为者本身 还有行为本身 还有行为的对 境本身 可以分成这三个方面把他破除掉 所以分成三项来讨论 假设来去者行动者本身是自性成立 他所做的来去这个行动当然 也要自性成立 之后来去这个行动本身所涉及的对境本身当然也要自 性成立 如果现在要把他破除掉 就是行为的对境本身自性不能成立 这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2 个动作所作的事情本身也不能自性成立 造作者动作者本身自性也不 能够成立 一项一项要把他破除掉 首先要讨论的是行动对境本身自性不能 够成立 从这个部分先把他破除掉 释观去来品二十五颂第二 要讲的是破除补特伽罗自性有要分成 四项 丑一 丑二 丑三 丑四 丑一 观所作已而破 讲所作的对象 所作就是 指对境 对境 就是 路 来来去去这个动作本身所涉及的对境是马路 从它的自性 不能够成立这个部分来讨论 释观去来品二十五颂第二 辛二 观去来作用已破补特伽罗实有自性分三 壬一 释品文分二 癸一 广释分二 子一 别破所作及作者中有作用分四 丑一 观所作已而破分二 寅一 总破三时中有作用 寅二 别破正去时中有作用分二 卯一 安立前方 卯二 破彼前方之理分二 辰一 去时有去二语 一有去义 一即 无去义 辰二 若两语都有去的意义即成太泛的 过失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3 丑二 观作者已而破分三 寅一 破有去者去的所依 寅二 总破三异名之补特伽罗去 寅三 别破去者所去 丑三 观有作用之能立已而破分五 寅一 破有初去的发足 寅二 破有去处的时间 寅三 破有不去的住 寅四 破最后返回 寅五 破有住之能立 丑四 观作用已而破分二 寅一 观去者与去一异已而破 寅二 观去者住立事上有否第二作用已而破 子二 总破所作及作者中有作用 癸二 略结 壬二 类知了义经 壬三 摄义示品名 如果说来者跟去者他是自性成立 那当然走路的这个行为行动本 身就是自性成立的 如果说走路的这个行动本身是自性成立 那走路这个行动本身所 依的对象 马路也应该要是自性成立 因为走路这个活动是依靠在对 象马路上面 现在所依的对象 马路本身自性成立的这个部分没有 先把它破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4 除掉 马路本身分成 走这个行为已经发生过的马路 走这个行为还没有发生过的马路 走这个行为正在走的马路 暂时已往不去且 未往之者亦不去 已去过的道路上面没有行走 这件事情 未来将要走的道路上面也没有行走这件事情 已经走过的道路上面没有走路这个活动 未来才要走的道路上面 也没有走路这个活动 那现在的这个道路上面总有了吧 我们仔细分析 把走这个活动仔细来分析看看 要么是过去过去 要么是未来未来 一刹那一刹那去分析一下 要么是过掉了 要么是 未来还没有发生 在过掉跟未来中间空挡的部分存不存在呢 根本就 没有 要么已经过掉了 要么还没有发生 这中间也没有一个空挡空 下来的地方说这个就是现在 找不到的 已往未往除此外 不能知为步行矣 已经过掉的部分 或者是还 没有发生的部分 除了这个部分之外 现在一个空挡 让你正在走的 正在发生的那个部分根本就没有 如果我们以一只脚踩在地面上的这个部分来分析 前面脚尖的那 个部分是未来 后面脚跟的部分已经踩过了 是过掉了 没有中间的 部分 所以我们再反过来讲 如果现在没有 那就没有过去 也就没 有未来 要破除掉的内容是 施设义找不到 就是所谓的现在这个部分执 取不到 抓不到 假设说手指头去指出来 现在当下这个部分有 那就是无分割的 细尘这个部分要有 所以找到了 那就是现在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5 当下现在找不到这句话的意思 其实要讲的就是无分割的这个部 分根本就不存在 去寻找施设义 最后找不到 所以在过去的路上面没有行走 未来的路上面没有行走 现在的 路上面也没有行走 施设义去找 找不到 注意 去寻找施设义找不到这句话要透过仔细的观察分析之后才 发现找不到 我们一般的心识 名言上不要作观察分析 就一般不作观察分析 的情况下 过去也有 现在也有 未来也有 按照顺序来进行说明 先破过掉的部分 未来的部分 之后再是 现在的部分 这一个颂文是总破三种道路 这一个颂文是总破三种道路 已往不去且 已经走过的道路上面没有行走 未往之者亦不去 还没有去走的这个道路本身上面当然也没有行 走 这是未来的部分 已往未往除此外 已经走过去的道路 没有走过去的道路 不能知为步行矣 除此之外 现在正在走的这个道路根本没有 根本找不到 不能看到 没有 这个是总破的部分 后面才要个别破 现在的路 对方的主张是 现在走路的这个活动本身所涉及的对境 马路是 有 在现在的这个马路上面有正在走这个活动 意思是要破除我们前面谈到的 如果说来去者 行动者本身是自 性成立 那来去所涉及的对象 马路的过去 现在 未来就是自性成 立 所以依次破除掉过去 现在 未来这个马路是自性成立 那来去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6 者当然就自性不能够成立 对方主张 说来去者本身还是自性成立的 如何去证明它 现在 正在马路上行走这个部分自性成立是有 第二个颂文是对方提出来的主张 第二个颂文是对方提出来的主张 于何摇动向彼去 彼亦某之步行者 摇动非往非不往 是故步行 则有去 在现在正在走路这个活动所涉及的这个马路是有的 现在的 这个路是有 那在这个路上正在走路的这个行为当然是有 所以现在 正在走这个行为本身的路是有的 因为走本身是一个摇动的活动 动来动去的活动 走的意思就是 移动 实际上仔细分析走本身就是一个动来动去的活动 所以在马路 上摇动的这个活动有 现在正在进行 它正在做 因此就有现在正在 走这个行为本身 从这里去证明有一个现在的路是存在的 上面当然 也就有走这个活动 于何摇动向彼去 于何摇动向彼去 那个对方摇动的意思就是 向那个地方去 这个去是一个活动 去的意思就是 动 摇动过去 如果说去那个地方 其意思就是 摇 动往那个地方 向那个对方摇动 对方这样主张 摇动本身就是那个人的步行 现在你说没有走 但是在这个路上 有这个摇动 就等于是说他去了 那就等于是说这个人他在步行 是 同样的一个意思 摇动非往非不往 摇动非往非不往 摇动本身也不是过去的部分 也非往非不往 非往是 过去时 非不往 未来时 马路上这个摇动本身你也不能说已经过掉了 你也不能说还没有 发生 他就正在摇动 所以他是一个现在时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7 是故步行则有去 是故的意思是以前面摇动非往非不往作为原 因 这个摇动本身既不是过去 也不是未来 所以是现在 就有步行 也就有去 去 是一个动词 步行 则是一个涉及对境的动词 如说吃跟吃 的 吃的就是食物了 步行 是在路上面走的活动涉及到对境 走的这个活动称之为步 行 如果说仅仅只是做总体的动词来讲称之为 去 这两个字不能够区分清楚 后面的意义就很困难了解 步行跟去 差别是 去 是一个活动的动词 可以说是 走的活动 步行 是对境词 活动这个动词所涉及的对境 所以步行可以说 是 走的路 中文里讲吃跟吃的就非常清楚 吃 是一个活动 但是吃的 本 身不是吃的活动吃的 是指那个食物 食物本身我们把它叫作吃的 是吃所涉及的对象 所以去 本身是一个活动 这个活动本身所涉及的对象称之为 步行 步行 是指对境词 去 是一个动词 根本慧论 最早翻译时 这个词句都是很有意义的 所以要特 别谨慎小心 于何摇动向彼去 于何摇动向彼去 摇动本身就是往那边去 摇动是动词 去本身 也是动词 于何摇动向彼去 于何摇动向彼去 这句话的意思是指去都是活动 彼亦某之步行者 彼亦某之步行者 所谓的活动摇动是指某一个补特伽罗 他走的 这个路上面才有摇动 这个摇动本身不会发生在任何别的地方 某一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8 个补特伽罗他正在走的这个活动 在这个马路上面才会有这个摇动发 生 某之步行者 某之步行者 摇动本身也是某某补特伽罗他在步行的路上发生的 事情 摇动非往非不往 摇动非往非不往 往是过去的意思 非往指不是过去 非不往指 不是未来 摇动这个活动本身不会发生在过去的马路上 也不会发生在未来 的马路上 因此在步行 即现在走路的这个马路上面就有去这个活动 存在 中文还是和藏文的意思非常吻合 动处则有去 此中有去时 非已去未去 是故去时去 动处则有去 动处则有去 此中有去时 非已去未去 是故去时去 动处则有去 往那个处所移动过去的意思就是去 此中有去时 此中有去时 去时把它解释成对境词 此中的此解释成前面的移 动 所以移动在去时这个地方有 去时就是 指现在走的马路 是对 境词 在现在走的马路上面有移动这个活动 非已去未去 非已去未去 已去是过去时 未去是未来时 所以去的这个活动 移动的这个活动本身 在现在的马路上面才有 移动的这个行为本身 不会发生在过去的马路上面 也不会发生在未来的马路上面 是故 是故 因此之故 由前面怎么样 所以去时去 这个去时解释成 现在正在走的马路 第二个去 解释成走这个活动 所以在现在正在 走的这个马路上面有现在正在走这个活动 走路这个活动是存在的 第二个颂文是对方的主张 第二个颂文是对方的主张 现在走路的这个马路上面有正在走的 这个活动本身 对方的主张就出现在第二颂的第四句 是故去时去 是故去时去 现在正在走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19 路的这个马路上面就有去这个活动正在发生 我们的主张 在第一个颂文的最后一句 去时亦无去 现在正在 走路的这个马路上面没有去这个活动本身 破除的方式 是后面的第三颂 第四颂 第五颂跟第六颂 释观去来品二十五颂第二 辛二 观去来作用已破补特伽罗实有自性分三 壬一 释品文分二 癸一 广释分二 子一 别破所作及作者中有作用分四 丑一 观所作已而破分二 寅一 总破三时中有作用 寅二 别破正去时中有作用分二 卯一 安立前方 卯二 破彼前方之理分二 辰一 去时有去二语 一有去义 一即 无去义 辰二 若两语都有去的意义即成太泛的 过失 丑二 观作者已而破分三 寅一 破有去者去的所依 寅二 总破三异名之补特伽罗去 寅三 别破去者所去 丑三 观有作用之能立已而破分五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0 寅一 破有初去的发足 寅二 破有去处的时间 寅三 破有不去的住 寅四 破最后返回 寅五 破有住之能立 丑四 观作用已而破分二 寅一 观去者与去一异已而破 寅二 观去者住立事上有否第二作用已而破 子二 总破所作及作者中有作用 癸二 略结 壬二 类知了义经 壬三 摄义示品名 寅一 总破三时中有作用 三时就是指三种马路 过去的马路 现在的马路 未来的马路 总破三种马路上面有作用 作用就是活动 有正在走这个活动 这是 第一个颂文讲的 寅二 别破正去时中有作用分二 卯一 安立前方 这是第二个颂文 先把敌论 对方的主张说清 楚 讲明白 列出来 前方就是 前论 指对方的主张 先把它讲清 楚 卯二 破彼前方之理 又分成两项 走的马路跟走 一个有去的意义 一个没有去的意 义 如果两个都有去的意义 那这个范围就太大了 又有毛病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1 云何于去时 而当有去法 若离于去法 去时不可得 若言去时去 是人则有咎 离去有去时 去时独去故 云何于去时 而当有去法 若离于去法 去时不可得 若言去时去 是人则有咎 离去有去时 去时独去故 这两个颂文讲了第一项 正在走的马路跟走应当只有一个有去的 意义 一个没有去的意义 两个都有去的意义就一毛病了 辰二 若两语都有去的意义即成太泛的过失 若去时有去 则有二种去 一谓为去时 二谓去时去 若有二去法 则有二去者 以离于去者 去法不可得 若去时有去 则有二种去 一谓为去时 二谓去时去 若有二去法 则有二去者 以离于去者 去法不可得 第三颂讲的是对境词跟动词 辰一 去时有去二语 一有去义 一即无去义 对境词跟动词 如果一个有去的意义 另一个就没有 这个有的 话 那个就没有 那个有的话 这个就没有 云何于去时 而当有去法 若离于去法 去时不可得 第三个颂文讲对方主张 云何于去时 而当有去法 若离于去法 去时不可得 第三个颂文讲对方主张 自性成立 去这个动词假设是自性成立 那应该去的路本身也要自性成立 破除掉的方式 去本身如果自性不成立 现在的路自性也不能成 立 或者说现在的路自性不能够成立 那去也自性不能成立 由这边自性不能够成立去破除那一边 或者说由那边自性不能够 成立来破除这一边 因此就有两个颂文 观去来品 要对于这一个行动 行为 就是业来作分析 可以分 析业的产生者来去者 还有分析来去这个活动 现在是分析来去这个 活动 首先分析来去这个活动所涉及的对境 就是马路 把它分成过 去 现在 未来 在三时的道路 马路上面 有去这样的一个问题 分析之后破除掉 第一个颂文是讲总体分析三时的马路 总破三时的路上面有走路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2 这个作用存在 第二个颂文是要讲现在的马路上面有去的这个活动 要把它破除 掉 分成列出敌论 跟破除两个项目 卯一 安立前方 敌方的理论是第二个颂文 敌论的主张要把他 破除分成两项 第三个颂文跟第四个颂文破除 第三个颂文要讲的是 事动词和做动词这两个语词一个有去的意 义 另一个就没有去的意义 第四个颂文如果两个语词都有去的意义 那这个去的意义就太浮 泛了 第三个颂文跟第四个颂文要讲把这两个动词作一个比较 一个称 之为 事动词 一个称之为 做动词 第二个颂文中事动词 是能所相异 一定要有它的受词存在 因 为能跟所相异 主词和受词各自各自分开 主 客相异分开 做动词 能所不相异 主词跟受词不必分开 只有一个 所以它 只有动词不必有受词 第三个颂文跟第四个颂文就讲事动词跟做动词 如果说一个有去 的意义 另一个就没有 如果两个都没有 那就太超过了 中文里就是行跟去 如木工去雕刻的时候 当然有一个他的受词 一定有对象存在 就是木头 雕刻 是一个动词 它里面一定包括了 它的受词存在 雕刻木头 雕刻者 是木工 活动就是 雕刻 但是雕刻 本身不是一个单纯的活动 包括了一个受词 木头 虽然说是雕刻只有讲动词 但是我们就知道它有一个它的对象存在 是涉及到它的对象的一个活动 我们说吃跟吃的显然不太一样 因为吃 是一个活动 但是吃的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3 是指食物 所以吃的那个吃就包含了它所涉及的对象存在 这种情况 就是 事动词 包括它所做事情的动词 有涉及到它的对象 如果只有讲对象 那就只要讲路就好了 不必讲行走 现在是要 讲这个活动本身是跟受词相关的 包括了它的对象在里面 这种动词 就称为 事动词 这二者如果自性成立不可能 是第三个颂文有谈到事动词跟做动 词 一个有意义的话一个就没有意义 意思是讲一个自性成立的话另 一个就自性不能够成立 事动词如果自性成立做动词就不能够自性成立 做动词如果自性 成立事动词就不能够自性成立 两个不能够同时自性成立 因为自性 成立的意思是 不必依靠其他者 自己就能够单独存在称之为 自性 成立 但是这二者有一个互相依赖的关系 所以一个有自性成立 另外 一个就自性不能够成立 如我们谈到吃 这是一个动作 但是我们讲说吃食物 或者说吃 水果 这个都是 吃的活动 看到吃这个字的时候不可能说吃自己 所以吃会有一个受词存在的 这个配合的对象也许是我们说吃水果 也许是说吃食物了 不仅如此 我们有时候也运用在主词身上 如说 扎西这个人正在吃水果 我们也可以这样子讲 表示吃水果这个活动 也可以运用在扎西的身上 动词本身有时候是跟受词配合在一起的 有时候是跟主词配合在 一起的 如果是跟主词配合在一起来讲 是做出某一个活动的做动词 但是如果跟受词配合起来讲 事动词 事情的动词 做出什么事 情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4 在讲动词的时候 看到这个动词就知道这个字也包括了它所要讲 的对象 活动的对象也包括在里面的 如果是跟受词相关的动词 就包括有它的对象存在的 就是 及 物动词 如果是跟主词相关就是不及物动词 如果讲到事动词 事情的动词就是 及物动词 讲是讲动词 但 是其实要讲的是有它的受词存在 如我们讲吃的 喝的 字面上来讲吃是动词 但实际上它讲的是 跟受词有关 在动词上面会表示受词 这个动词本身就表示说它有它 的一个受词存在 它是 事动词 是 及物动词 实际上就表示说 有一个走的路存在要表示有一个走的对象存 在 就知道有一个走的路存在 是跟受词相关的动词 有这么一个表 示在里面的 这个事情的动词是自性成立 其对象就是路 假设这个路是自性 成立 那动词本身就必须要自性成立 因为受词马路是自性成立 那 事动词本身就应该要是自性成立的了 如果事动词它是自性成立 那去就不能够自性成立就不可能了 因为自性成立的意思是 不必依靠任何其他者 如果说这一个事动词本身是自性成立 那就表示马路必须要是自 性成立的 如果受词本身是自性成立 在上面所进行的活动本身就是自性成 立 如果是自性成立 不必依靠任何其他者 它的造作者作为者本身 必须是自性成立 它的活动本身都必须是自性成立 就像前面那个事情的动词 动词本身是自性成立 它所涉及的对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5 象就必须是自性成立 如果它是自性成立 那应该完全都不需要互相 依靠 不必要依靠任何其他者 事情的动词是自性成立 马路自性成立 造作者自性不能够成立 如果后面做的动词它是自性成立的话 它的造作者就必须是自性成 立 不必依靠任何其他者 所以它前面事情的动词不能够自性成立 涉及的对象路也不能够自性成立 应该要这个样子 第三颂是要破除敌论 敌论的主张是第二颂 现在时的马路是有 的 因为走的对象是马路 所以在这个行走的对象 现在时的马路上 面是有的 因为对方讲到于何摇动向彼去 向那个地方摇动过去 那这个就 称之为 步行 因此这个摇动本身不是过去也不是未来就是现在 步 行是现在的一个移动 由这个来证明说有去存在 对方主张 是有去的这个活动 因为有现在时的马路 为什么有 现在时的马路 因为在现在时的马路上面有一个移动的活动 这个移 动的活动正在进行 就有一个这个活动所涉及的对象马路 从现在的 马路上面有一个移动的活动来分析有去这个活动存在 我们破除说 你的主张里两个都自性存在 马路自性存在 移动 的这个活动也自性存在这不可能发生 假设说现在的马路它是自性成 立 那么在它上面的移动也就是行走自性不能够成立 假设在马路上面的步行是自性成立 那现在时的马路就不能够自 性成立 对方主张在这个马路上面现在有一个移动的活动 所以就有去存 在 表示两者互相依靠 自性成立的意思是 自性成立的意思是 不必要互相依靠 完全不用互相依赖 假设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6 这个马路它是自性成立 它不需要依靠上面移动 上面行走是自性成 立 它就不需要依靠马路 两个同时都自性成立那就不可能发生 破除现在时的路上面有去这个活动是第三个颂文 引出要看第二 个颂文的尾巴说 是故步行则有去 是故步行则有去 是故 是故 就是对方的主张 因为有步行这个活动之故 当然就有去 存在 这一品是观去来 所以对方主张 有来有去 因为有步行这个活 动 为什么有步行这个活动 因为在现在的马路上面有移动的脚移来 移去的这个活动 那就表示有去这个活动存在 我们要把它破除 引出第三个颂文 步行即是为去则 若为如何 是合理 如果你讲在马路上脚移来移去这个活动的步行就是去的话 那怎么会合理 联系到第三句的于某之时 于某之时的意思就是 一个有自性 一个就没有自性 两个都有 自性不可能 对方的主张是 自性成立 假设自性不能够成立就是无 步行即是为去则 若为如何是合理 所以步行是自性成立 去也 是自性成立 那这个就不可能了 无去之 步行为无理故矣 所以如果说自性为无那就是无 如果 说去是没有自性那就是没有去 从一般通常的规矩来讲 没有去就没有步行这个活动 从对方的主张来讲 没有自性的意思就是无 那就变成一个有另 外一个就无 另外一个有这一个就无 为什么步行跟去一个自性成立 另一个就不能自性成立 因为在马路上脚步移来移去 这个如果你把 它称之为是 步行 那这个步行本身它是自性成立 它就不必要依靠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7 马路 所以说在现在时马路上的这个去就不需要了 它就自性不能够 成立了 也不用去依靠它 你说去这个字是 自性成立 那就不需要依靠前面讲的步行 所 以要一个有自性一个就没有自性 如果没有自性那就是无 如果无那 去就是无 于某之时无去之 于某之时无去之 步行那就没有道理了 因为去自性不能够成立 那就是没有去 那就没有步行这个活动 步行跟去不能同时自性存在的原因就是 于某之时 一个有自性 一个就没有自性 从中文看步行跟去 步行 是事情的动词 去 是作为的动词 假设步行这个动词它是自性成立的 就不需要依靠主词 那就是 去这个字自性不能够成立 因为它不需要主词 如果去跟主词相关的动词是自性成立 那它不需要依靠对象马 路 那就是不需要依靠步行这个字 两个同时发生就是要互相依靠 那就自性不能成立了 对方主张 自性成立 两个不会同时发生 要么有步行就没有去 要么有去就没有步行 如果步行这个跟受词相关的动词是自性成立 它不必依靠主词 那就没有跟主词相关的动词 去这个词就不需要用 就没有意义了 它就自性不能够成立了 如果说去这个跟主词相关的字它是自性成立 就不需要依靠受 词 因为它自性成立 不需要依靠马路 跟受词相关的动词步行就不需要依靠步行 所以步行就变成自性 不能够成立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8 对方主张 自性不成立就是无 就是事动词是自性成立 要看第 二颂的最尾巴 是故步行则有去 因为对方主张在马路上有脚正在移动称之为 步行 因为它跟马 路有关系 所以步行本身有自性成立 因此在现在时的马路上面有去 这个活动 所以他主张步行是自性成立 如果步行跟受词相关的动词是自性成立的话 那它不必依靠主 词 因为它自性成立 所以跟主词相关的活动不需要存在 如果去是自性成立的 那它是跟主词相关的 那跟受词就不用相 关 跟马路就不用相关 马路上的活动就是就是步行 那步行就不需 要了 这个步行就变成自性不能够成立 如果去是自性不能够成立那就没有去了 因为没有自性就是无 那会不会存在说一个没有去的步行 那就更不可能了 没有去却 又有步行 那怎么会合理呢 如两个木头互相依赖 如果说其中有一个是自性成立不需要依 靠 不需要另外一支木棍 因为它自性成立 如果甲这个木头是自性成立的话 它不必依靠乙木头 乙木头是自性成立的话 它不必依靠甲木头 自性成立就是 不必互相依靠 那现在如果两个木头靠在一起才 能够站立起来 那就有依靠 如果有依靠就不能说自性成立了 其实对方的主张里面有一个内在的矛盾 对这个内在的矛盾不了 解 因为我们自己也有内在的矛盾 因为我们自己的想法也是这样 这个可以自性成立 那个也可以自性成立 就像对方的主张一样 步行 这个活动自性成立 去 这个活动也自性成立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29 其实里面有一个内在的矛盾 但是自己不知道 我们去分析的时 候好像也不太知道 因为我们觉得两个自性成立都可以 其实有一个 内在的矛盾 不能说它内在有一个违背就算了 要讲出道理原因何在 为什么 互相违背 现在对方的想法是互相违背的部分不知道 还认为它是有 原因的 步行是自性成立 在现在的马路上面有一个步行的活动 这 个是自性成立的 因为它是自性成立之故 所以就有去这个活动 是 故步行则有去 还把自性成立的步行当作原因来说有自性成立的去存在 其实是 互相违背的 因此就说有这个去的活动 包括去的活动的这个步行是 有的 他还不知道它的互相违背何在 还把自性成立的去当作因来说 有一个自性成立的步行 我们的情况也是这样 两个都可以自性成立 内在的矛盾我们自己并不知道 而且还把互相矛盾的法变成互相 支持的法 互相用对方来支持成立 实际上步行 是自性成立的一定会阻碍去 是自性成立 去 如果是自性成立的一定会阻碍步行 是自性成立的 两个不可能同时是自性成立 现在对这个内在有矛盾不了解 就表示说内在的矛盾没有看到 不仅如此 还认为彼此互相支持 对方主张 是故步行则有去 因此有步行那就有去了 在现在时 的马路上有一个脚来来去去的移动 这个移动就是步行 所以步行跟 路有关系 跟受词有关系的动词 从这个步行推论出有一个自性成立 的去存在 提到步行的时候是说现在正在走的这个马路是有的 因为步行是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30 跟生出有关系的动词 所以现在正在走的这个路是有的 而且这个路 是自性成立的 如果仔细想一想 路是自性成立的 可是前面那一句话不是讲了 吗 现在正在进行走这个活动的路 那就表示这个路不是按照走这个 活动来安立的 如果路它是因为走这个活动来安立出来的 那就不能 说路是自性成立 假设路是自性成立的 那它不必依靠现在正在走这 个活动来安立 在马路上脚来来去去的活动才称之为 步行 意思里面就会谈到 受词 现在正在走的路 那就表示现在正在走的这个路是按照步行这 个活动来安立的称之为 路 有一个现在的这个路 它是靠步行这个活动来安立 如果说它是 自性成立的 那就表示没有现在正在走这个活动 因为路不要靠步行 因为它是自性成立 如果讲现在正在走这个活动来安立路 就不能讲这个路是自性成 立 因为它是靠现在正在走这个活动来安立 然后又说这个路是自性 成立的 那这两个完全互相矛盾 这像疯子的主张一样 完全互相矛 盾 如果说现在正在走的路是自性成立的 然后又说有一个正在走 那表示说除了这个路之外 有另外一个去的活动 离开这个路之外 还有另外一个去的活动 那如何去安立这个路 路本身是因为有一个现在正在走的这个活动 根据这个活动来安 立有一个现在的路存在 如果说现在正在走的这个路本身是自性成立 的 那不必靠现在正在走的这个活动 如果说有步行这个字 有现在正在走这个字 那就是说有一个补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31 特伽罗 正在进行步行这个活动 那就表示这个路本身不是自性成立 要靠补特伽罗正在走这一个活动 如果说路是自性成立 那就表示不需要步行这个字 不需要补特 伽罗进行步行这个活动 因为它是自性成立 破除马路过去 现在 未来三种情况都没有 没有的意思不是说 没有马路 而是说施设义找不到 遍寻不着 了不可得 这里主要讲马路过去跟未来没有 但是现在的马路上有 可以找 得到 这是对方的主张 可以用手指头指出来 那就必须讨论到不可 分割 无分的这个问题 这个也是无分 那个也是无分 三个 四个 五个无分垛起来 那就会变成没有过去 没有未来 所以不可分割的这个部分指不出来 找不到 我们前面的问题是 这样连到这里来的 所以才要去讲这个无分割本身施设义找不到 了 不可得 主张有不可分割跟逻辑推理都是相违背的 如果讲有一个不可分 割 可以用手指头把它指出来 这个想法都是错乱的 而且还会导致 过去 未来都错乱 唯识宗逻辑推理 如果说一个不可分割也存在 两个不可分割也 存在 三个不可分割也存在 透过它们彼此相关 串联在一起的话 才有过去跟未来 那如果说它不可分割 却又跟过去未来相关的话 那不是错乱的 吗 那过去跟未来的时间就完全错乱了 所以没有不可分割的现在 不可分割的这个部分并不存在 用手指头可以指出来它是现在时的不 可分割 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 所以施设义了不可得 对方马上就说 所谓的现在有 现在在这个路上有脚正在移动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32 脚正在移动这个活动本身底下的路有 就是现在的路 现在的路上面 就有脚正在移动这个活动 这个是步行 因此就有去 这是对方的主 张 所以现在的路是有的 施设义可以找得到 它是自性成立的 他 就用了这个推理 我们破除的方式 如果它是自性成立的 那就不必靠上面正在走 的这个活动 所以就算你说有一个现在时的路 现在的路又是自性成 立的 那就不必靠上面走的这个活动去安立它 它们变成应该就没有 自性成立 这是我们前面谈到不可分割这个问题把它破除掉 第四个颂文 第四个颂文 某之步行则有去 对方主张步行是有去的 某是指 对方步行这个活动正在进行现在的这个路有 现在的这个路上面就有 去这个活动 步行有去的这个活动存在 但是 彼之步行则无去 彼是指对方 你的步行这个字其实没有 去 成此过矣 也会导致这个过失 仔细分析彼之步行则无去 你的步行不能够有去的这个活动 因 为你主张去这个字是自性成立之故 因此你的步行这个活动就不能够 包括有去了 成此过矣 会有这个过失 某之故 某之故 什么原因 因为步行是即为去矣 因为从你对方的角度 来看 这是你的主张 在对象上面所进行的活动称之为 步行 对象 就是马路 对境马路上面所进行的这个活动被称之为 步行 然后你 又把步行这个字当作是自性成立的 那就表示它已经有走这个活动在 里面了 所以离开自性成立的步行之外 就不需要再有另外一个去的 活动 因为你主张步行是自性成立 去这个活动只能有一个 不能够有两个 假设你说步行是自性成 立的 那就表示去就已经包括在它里面了 那就不需要另外有一个去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33 的活动 因为步行是自性成立 所以步行是即为去矣 为什么会成这个过失呢 某之故就是 因为这个原因之故 因为 步行就是去了 你所主张自性成立的步行本身你已经把它当成是去 了 去这个活动只能有一个 因此离开了步行之外 不需要跟主词有 关系的去 这个是没有的 但是 你又谈到某之步行则有去 你又说你的步行本身就有去 在现在正在步行的路上有去这个活动 其实我仔细分析没有去这个活动 因为你已经界定步行本身是自 性成立 自性成立它就是去的活动 所以跟主词有关系的去就不需要 你的步行没有去 中文旧译里跟前面讲的意思都一样的 若言去时去 是人则有咎 离去有去时 去时独去故 对方的主 张 如果说步行本身有去 就是现在脚步正在移动的这个路上面有去 这个活动称之为 去时去 如果你主张步行本身有去的话 是人则有咎 这样主张这个人就 有毛病的 离去有去时 离去有去时 原因是因为步行本身并没有去 只有步行没有去 去时独去故 去时独去故 原因是去时已经包括去了 不需要再有另外一个去 存在 对方的主张里 步行是自性成立的话去就只有一个 现在把它界 定成步行本身就是去 那跟主词有关系的去就不需要 所以 去时独 去故 去时 去时 是步行 步行本身就是去了 除了步行之外 另外一个跟 主词有关系的去就不需要了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34 实际上当然有去 但是就你的主张而言 你会导致这个毛病 因 为你主张自性成立 步行本身是自性成立 自性成立它就包括去了 所以另外一个跟主词有关系的去就不需要 所以步行本身没有去 更正 一个有意义 一个就没有意义包括第三个颂文跟第四个颂 文 之后如果两边都有意义的话 两边都自性成立的话那毛病就太严 重了 是第五个颂文 步行如若有去则 将成二去之过矣 某正步行于彼与 去向于彼 是某矣 若去时有去 如果步行这个活动跟去这个活动 两个都要同 时存在 那会变成两个都自性成立 两个都有 首先是步行本身包括走的活动 这个走的活动已经有
温馨提示:
1. 高品质文库网仅展示《中论学习笔记整理稿第2品-雪歌仁波切讲授》的部分公开内容,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文档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免费公开的渠道,若文档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通知我们立即删除。
3. 当前页面地址:https://www.gpinxiao.vip/doc/3d17a229d2201f5a.html 复制内容请保留相关链接。